南烟斋笔录—戴晚清小传.01

我搭档写的文,那可是真真极好的!

左小翎:

(前言:南烟斋最重要的角色之一,漫画中还未登场,会在电视剧里登场。希望站申笙CP的小可爱们不要讨厌这个小可怜OvO)



一、

       总有人说,戴晚清在淞沪算不得顶好的美人,清秀寥寥且性情太过寡淡,全然没有大明星该有的意气风发。只是那副泫泪欲泣,我见犹怜的模样,凭谁都难以忘却。

 

      谁也不曾想到,如今名满淞沪的名伶戴晚清,六年前差点死在芦条巷的长三堂子。叶申见到她时,她被泼了满身的泔水,打的身上没处好。正要被拖去浸河。

       小厮见叶申有些兴致,讨趣解释道:“叶先生,这丫头太不听话,总想着跑。今日竟碎了茶杯花了客人的脸。不过,教训教训就听话了。我们长三堂子可没有教不好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奄奄一息的女孩听到声响,开口骂道“呸!狗东西,打死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那小厮脸色铁青,抽起棍子就打。女孩疼的说不出话,蜷在地上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眼前之事仿若寻常所见,叶申笑着问:“真的不怕死?”

       女孩抬眸,眼前温笑的男子青衣长衫,全然一副看戏的模样。女孩怒火烧心,猛的扑向叶申,拽着叶申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小厮惊的把将女孩推到地上,狠狠的踹了几脚:怒吼道“你跟你娘果然都是下贱胚子的德行。看我不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女孩死盯着小厮,血从发间流下,淌进了眼睛,眸子混杂着愤恨没有一丝怯懦。

       “这样的性子留在这也是祸端,不如卖给我。”叶申拂去袖上污渍,笑容不减,云淡风轻的说:“倔成这样,倒是好苗子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眉清目秀的衣冠禽兽。戴晚清初见叶申心中所想。

 


二、

       圈子里都知道,戴晚清是最难约局的女明星,若是谁的宴会能请到戴小姐献唱一曲,那可最是蓬荜生辉。

       警察局局长也好,副市长也罢。戴晚清不知驳了多少达官贵人的面子,可众人底下骂的难听,面子上总还得过得去,谁都知道百乐门的戴晚清是云生戏院出来的,不好得罪。

       云生戏院的老板,是叶申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一曲落幕,台下赞叹声连连。戴晚清会上场的日子,百乐门总是一票难求。

       旁的女歌手露出了艳羡的目光,窃窃私语说着不善的讨论。这样的境遇一如既往,每每戴晚清都会仿若无闻走回休息室,不去理会,愈发模样孱弱性子清冷。

       进了休息室,戴晚清便会斜坐在沙发上喝酒,全无遇人时温和谦逊的模样。翠儿指着门口锦簇艳丽的花篮,小心翼翼道:“晚清小姐,这是李老板,陈少爷,张将军送过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戴晚清瞧也不瞧一眼,冷漠的侧目:“真碍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外头传来吵闹,小厮在门口传话说是陈少爷一定要见戴晚清。

       这样的麻烦也时常会有。

     “老子为她花了多少钱!让戴晚清出来!!”叫嚣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闻言,戴晚清掩嘴轻笑:“世人都说戏子真心不轻言 戏子无情不可信。怎到了此处,我一个戏子就偏要遂了他的恩情?”

       门外很快就静了下来,会有人摆平一切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瞧着失神的戴晚清,翠儿有些局促不知如何是好。直到敲门声响起,门口有男声传来:“戴小姐在么?这里有叶先生送给您的花,请签收。”

       戴晚清随即喜笑颜开,起身提裙子去开门。一束白色的玫瑰。戴晚清欣喜的把花揽在了怀里。雀跃的问:“叶先生晚上有空么?你回去和他说我晚上找他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门口的小厮回答:“叶先生晚上有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落寞失望写在了脸上,戴晚清搓揉着花瓣瘪嘴问道:“那叶先生还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小厮微微侧身回答:“晚上李老板的晚宴,请晚清小姐务必要去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关了门,晚清从花束中找到了一张字条,上面写着晚宴的目的。晚清的嘴角不由自主扬起。翠儿愤愤道:“叶先生又让小姐做如此危险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戴晚清扬了扬脸,笑着说:“拿到这样东西,他若是不亲自来见我,我便不给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翠儿见戴晚清笑得开心,只觉得自己小姐楞傻了,愈发恼怒道:“什么阿,这叶先生分明是利用小姐,小姐怎还笑得出来?”

       晚清听了这话,笑声渐渐清冷,变为苦涩,哽咽道:“利用我也可以,说明他还需要我。我好害怕,有一天我连被利用的价值也没有。”

 


三、

       戴晚清的名字是叶申取的。


       戴晚清被叶申从长三堂子带回去以后,也曾夜不能寐。不过几日便想开了,若叶申是同情她的客人,也好过那些想轻薄她的粗鄙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就算叶申不是好人,终究也是个长的温文尔雅、仪表不凡——的恩客。

 

       局促的在戏院住了几日戴晚清才知道,像自己这样被买回来的女孩不止有她。叶申陆陆续续又带了不少女孩进戏院。还命管家指派了人教大家唱戏学文。

       虽然不晓得叶申如此做的意图。吊嗓,练身段,耍大刀。晚清总想要做的最好,叶申看每个姑娘都是温和笑着,不偏不倚毫无私心。

      若是那个人只瞧得见自己就好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晚清总是喜欢回想在戏院的日子,书是叶申教她读的,字是叶申教她写的。叶申说过的话她总能一字不漏的记得。最后真的只剩下她了,只有她学的最好。背后有多苦,多少委屈她都没提及过。

       和那个人欣慰的眼神比起来,都不算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叶申真的对她很好,没有人对她那样好过。

       叶申送了她华衣锦服。给了她书香门第的身世。送她去演电影,一切吃穿用度都是国外渡回来的,最后还把自己捧成了百乐门最红的明星。可是为什么自己却那样不开心呢。



四、


       明面上,戴晚清是魏之深的人,黑帮老大的情妇、青帮老板娘,替代了方秋意的女人,坊间传闻哪一条,都指着戴晚清是个得罪不起的人。可魏之深却清楚,戴晚清是一颗好旗子,心却从来没有向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无法用金钱、权利笼络的女人太可怕,却又无法舍弃这样好使的筹码。

       魏之深曾经试探过她:“叶申他只是在利用你,达成自己的目的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戴晚清只是冷漠的听着,然后轻描淡写的回答:“旁人怎么诋毁叶申,我都不会信的。就算是我亲眼看到,我也不会相信。我只相信他告诉我的,哪怕是骗我,那也是我心甘情愿的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戴晚清从来不会在魏之深面前伪装自己。这是作为知道自己是颗怎样分量的棋子所有的觉悟和坦然。

       没有什么衷心是不可被收买。唯有爱情,会让被利用的尊严都变得微不足道。

 


五、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对于戴晚清的念旧,翠儿却是不明所以,时常疑惑道:“小姐为什么总想回戏院,戏院的日子多苦呀。每日要吊嗓子练身形,还要被那些人挤兑。现在多好,每日都是吃好穿好,想要什么便有人会买来送给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没意思。那些算的什么苦?”戴晚清掰着手指想着:见不到想见的人,那才是每天吃尽苦头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戴晚清看着白玫瑰托着腮,指尖把弄着发丝自言自语道:“若我不是戴晚清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翠儿着急道:“小姐说什么丧气话,小姐现在全淞沪最红的明星呢!”

       晚清摇摇头,笑了起来。仿佛在嗤笑翠儿的单纯:“等过才知道,不相配就是不相配,喜欢这个词从来与身份地位、无关。变成众人眼里优秀的女人那又怎样,也与他无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翠儿一头雾水:“晚清小姐那样漂亮,叶先生怎么会不喜欢小姐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晚清抿抿嘴,口红的颜色更浓了,朱唇微启淡然道:“就算能走近他的身边,也走不进他的心,不是我不努力,而是他从来没有给过我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就这样放弃了么,晚清从未这样想过。不喜欢便不喜欢罢,就算叶申不喜欢自己,也是欢喜的。晚清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是魔怔了。

 

 

六、

       灯光摇曳、酒光觥筹。这样的宴会,戴晚清参加过很多次,每一次都是为了拿到叶申所需要的“秘密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一如既往,晚清借故离开晚宴来到三楼,进入书房用事先准备好的钥匙拿到了文件。

       叶申在花园里接应。晚清离开书房小跑着来到走廊最后的房间阳台。往下探身,看见叶申等候的背影。这一次,戴晚清有些失神,唤道:“叶申。”

       叶申抬头看到晚清的身影,指着阳台的绳索微笑着说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晚清正要攀上绳索。突然想到了什么。莞尔笑着脱下了高跟鞋,爬上阳台。对着叶申说:“叶申,我要跳下来,我要你接着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叶申继续微笑:“别闹,会受伤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戴晚清只是抿嘴一笑,毫不犹豫的跳了下来,叶申伸手去接,眼神闪过不可察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很近,甚至可以闻到叶申身上独有的檀香气。不过一瞬,叶申放开了手,依旧温和笑着说:“很危险,下次不要这样了。被发现了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戴晚清冷峻了目光说:“叶申,你知道的,我从来就不怕死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我只怕你会厌弃我。

       我只怕有人可以代替我。

 


七、

       回到宴会厅,依旧是陌生而疏离的两人。举着红酒依稀可以闻到还未消散的檀香气息。

      “晚清小姐,可否请你赏脸喝一杯。”眼前发起邀约的男人是谁?有些模糊,戴晚清只瞧的见远处,叶申微笑的嘴角和不可察觉的野心。

       举杯喝下男人递过来的红酒,眼角留意的男子转身离去,戴晚清的眼神犹如沉浸在深不可测的枯井里,没有波澜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叶申,我们明明近在咫尺,却又隔着千山万水。

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红酒让戴晚清仿佛陷入了一段很长的回忆,梦里青衣长衫的男子问她: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她回答:“我没有名字,我的命是你给的,你替我取罢。”

       男子思索片刻,笑着对她说:“春去夏犹清。天意怜幽草,人间重晚晴。晚清,如你一般。如你一般。”

 


评论
热度(359)

© 壳皮的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