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烟斋笔录—戴晚清小传.02

我站曼清cp!

左小翎:

一、

       大家都知道魏之深是百乐门的大老板。而叶申是魏之深的摇钱树。

       魏之深手下最会赚钱的就是叶申,从盐粮药材到枪支军火,所有来钱的门路都是叶申在把控,从未出过错。除此之外,叶申还是青帮的二把手,掌管着淞沪一半以上的码头。每日在叶公馆门口转悠想讨好叶申的人多了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叶申是个油盐不进,软硬不吃的性子。唯独有个爱好,那就是看戏。那些年轻貌美的戏子使劲浑身解数总想着如何能进叶公馆的后院。每每听到这样的消息总能把戴晚清气的上蹿下跳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今日同场戏的女演员,便是被传进过叶公馆,一夜之间身家百倍。旁人问起来也不否认,一幅趾高气扬的模样,使唤旁人做这做那。

       戴晚清正在上妆,那位叫陈绿悠的女演员便带着人进屋。翠儿见了着急的说:“这是晚清小姐的屋子,你们怎么能进来?!”

       陈绿悠也不说话,傲气的盯着戴晚清,眼神里有些嫉恨。若不是这个女人,自己就会是最红的女演员了罢。戴晚清只是瞥了一眼,并未多语。示意翠儿不便多争执,挪了挪凳子让出了一些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陈绿悠的丫鬟却仍旧喋喋不休,傲慢道:“叶先生说了,我家小姐得好好休息,听说就这间屋子最通透,可得委屈和别人一同挤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似乎听到一个特别的名字,戴晚清突然起身,桌上的东西被哗啦的带落到地上。戴晚清单手钳制住了陈绿悠的下巴,带着笑意却狠狠的说:“哦?叶先生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陈绿悠吓得花容失色,丫鬟吼叫道:“你想干什么!!快放开我们家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陈绿悠挣扎无果,声音嘶哑的喊叫:“你想干什么啊!!?若我有什么闪失,叶先生不会放过你的!!”

       戴晚清微笑着说:“叶先生是喜欢你什么呢?喜欢你的脸?那我就把它划花,喜欢你的腿,我就把它砍了。你说,他喜欢你哪里?”

 

       陈绿悠吓着跑出房间。到处说戴晚清生妒,满面可憎欺辱吓唬陈绿悠。旁人皆不信,言道戴晚清小姐最是和善。

       其实戴晚清手上的功夫,是叶申教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后来戴晚清和叶申眉飞色舞的提及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戴晚清歪着头看着叶申,笑着说:“我才不信你会喜欢那样的人,若是真的。那你是不是也会喜欢我?”

 

二、

       戴晚清第一次见陆曼笙,是在魏之深举办的晚宴上,与陆曼笙擦身而过的戴晚清闻得幽淡的檀木香,与整个浮华的晚宴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 “那是谁?”看着一身墨绿长裙礼服的清丽背影,戴晚清疑惑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戴晚清自认见多识广,不乏其人,也不得不承认陆曼笙身上那般清冷、仿佛不食烟火的气质少有。情不自禁的跟随几步,却意外的瞧见在转角拦住陆曼笙的叶申。

       仿佛一颗心沉入深海,原来自己钦慕多年的男子,也能露出那般从容的神态。只瞧见叶申递给那陌生女子一些东西,两人便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   只一眼,戴晚清就知道这姑娘于叶申来说和所有人都不同。叶申没有伪笑和防备,是认识他多年都未曾有的模样。

 

       自从晚宴归来,戴晚清就在房间里踱步了无数个来回,直到翠儿打听回来,还喘着粗气便道:“小姐,打听着了,那位是南烟斋的陆曼笙老板。叶先生给她的东西是一张戏票。”

       陆曼笙,几年前搬到淞沪的香料铺老娘,似乎是满清官宦之后,除此之外的便一无所知。戴晚清有些泄气,不知何时叶申身边竟有了这样的人儿,自己却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   如此,就是自己和叶申的距离,相隔甚远。

 

三、

       那一日翠儿晨洗之后发现自家主子竟难得早起。

       戴晚清拽着戏票,依着时辰提早到了云生戏院,翠儿在一旁嘟囔:“小姐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听戏?以前登台的时候还没唱够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云生戏院的小厮最有眼力劲,领着戴晚清进了平日里叶申所在的看台。一幕戏开场,今日台上唱的是曾经捧红了自己的《西厢记》。戴晚清完全不在意台上青衣清朗的风姿,只心急如焚的寻找着陆曼笙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直到崔莺莺探病张生这一幕,戴晚清才瞧着寻觅已久的身影,匆匆往后台去。戴晚清跟随而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蹑手蹑脚行至二层,戴晚清对云生书院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 “元世臣,他派你来的?”窗阁之内传来陆曼笙轻柔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便是在门外,戴晚清踌躇许久,思索着若真是陆曼笙与叶申相约此处,自己的处境可如何是好?

 

     “哐当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一阵杂乱嘈杂的撞击声触不及防的传来,惊的戴晚清开窗窥视,只见地上躺了几个打扮各色角色的人。陆曼笙正看着手中的纸条。

      “不是世臣的字迹。”陆曼笙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   元督军?戴晚清陷入沉思,自己也曾帮魏之深调查过这个男人,似乎与叶申有些来往,当然,关于叶申所有一切,戴晚清一律缄默不言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突然,陆曼笙身后有一老生扮相的男人扶着肩胛的伤颤巍起身,执刀正欲对陆曼笙下手。戴晚清不疑有他,推门而入反手击落老生手中匕首。敲晕老生脖颈。

 

       陆曼笙飞速收起纸条,看着戴晚清有些戒备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你的情敌。戴晚清心里打着嘀咕:你与叶申来说有所不同,若你有了危险我视而不见,想必心中定会愧疚。

       面上,戴晚清却轻描淡写道:“我是叶先生相熟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言语中透露着和叶申的亲近,言罢戴晚清心中泛起了一丝得意。眼见陆曼笙眼中有疑惑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“崔莺莺?”陆曼笙思索片刻。看着眼前容貌秀丽的女子恍然大悟:“你为何不再登台?你的西厢记旁人都比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闻言,戴晚清诧异,陆曼笙竟然看过自己初登台的戏,且记得饰演崔莺莺的自己,而不是因为百乐门当红的演员亦或是魏之深的情妇。

  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陆曼笙擦拭好枪罢答谢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戴晚清瞧见陆曼笙对自己毫不在意,不满道:“你可知我为何帮你?”

       陆曼笙注目了戴晚清片刻,淡然一笑:“自然是有莺莺姑娘的缘由,我已答谢,若是莺莺姑娘觉得曼笙言谢不诚,曼笙亦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 “你!”戴晚清语塞,如此伶牙俐齿倒是与某人有些相似。

 

     “嗖——”突然箭矢疾风而来,戴晚清还未料及。被眼前人伸手一揽,箭矢侧身而过,戴晚清回头看,陆曼笙挡在身后,护着自己。

 

       箭矢将陆曼笙的袖子撕扯开了口子,好在并未伤及体肤。

     “莺莺姑娘,没事吧。”陆曼笙道。

       闻言,戴晚清抬头看着皱眉略有深思的陆曼笙,诧异道:“没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戴晚清手上的功夫不差,未曾想陆曼笙的功夫比她还好。却不是叶申的功夫,戴晚清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   楼梯上传来一阵喧嚣,叶申的手下鱼贯而入,下人回话:“陆老板,戴姑娘,放暗箭的人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陆曼笙点点头,指着地上的人道:“告诉叶申,这不是元世臣的人,冲着魏之深来的另有其人。我会再调查的。”待下人示意明了,又转而对戴晚清道:“莺莺姑娘,就此别过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戴晚清呆愣许久,回过神来伏在窗口,对着已行至戏院门口的陆曼笙唤道:“等一下!我不是崔莺莺,我叫戴晚清,你可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陆曼笙回头,莞尔一笑。

 

四、

       回去的车上,反反复复确认了戴晚清无碍,翠儿才肯罢手,哭肿了眼哽咽道:“幸好小姐没事,若是小姐有什么闪失,翠儿也不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喋喋不休的翠儿让戴晚清有些躁闷,怒而言道:“有陆曼笙在,我怎会有事?!”

 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戴晚清竟有些失神,为何会如此说?心中竟是如此想?因为她不凡的功夫,或是因为叶申信任她,还有了自己不晓得的秘密。戴晚清拽紧了帕子,咬了咬唇道:“真是功亏一篑。明明想让她欠我一个人情。如此,我倒还欠了她一个人情。如何是好!”

 

       想了许久,戴晚清灵机一动,笑言:“既然她经营南烟斋,我便将她店中所有香料都买下,好好还了她这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如此想,戴晚清便安了心。





    【第二日】




评论(7)
热度(497)

© 壳皮的窝 | Powered by LOFTER